• <blockquote id="2lj2s"><ruby id="2lj2s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2lj2s"><sup id="2lj2s"><i id="2lj2s"></i></sup></blockquote>

      <thead id="2lj2s"><sup id="2lj2s"></sup></thead>

        <output id="2lj2s"></output>

        无标题文档
        多乐彩开奖查询
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2lj2s"><ruby id="2lj2s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2lj2s"><sup id="2lj2s"><i id="2lj2s"></i></sup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<thead id="2lj2s"><sup id="2lj2s"></sup></thead>
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2lj2s"></output>

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2lj2s"><ruby id="2lj2s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2lj2s"><sup id="2lj2s"><i id="2lj2s"></i></sup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2lj2s"><sup id="2lj2s"></sup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2lj2s"></output>


                “妈妈,我是来报恩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日期:2019-03-14  来源:新余日报 字体:[大][中][小] [打印][关闭]

                新时代好少年傅羽霄:
                “妈妈,我是来报恩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傅羽霄和他的车。

                每晚在站立架上做作业。

                爸爸傅巍带着傅羽霄练习走路。

                妈妈徐冬梅带着傅羽霄上台领奖。

                江西省新时代好少年奖杯。

                通过上肢机器人玩“偷菜”游戏训练手部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  傅羽霄正在运动治疗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车神来了!”在新余江山御景小区一间普通住房的客厅内,今年12岁,高新一小四年级10班的傅羽霄正在秀“车技?#20445;治?#20303;扶手旁边的操作杆,左转、右转、倒车、刹车……这是一辆电动轮椅,刚刚买了5个月,花了2900元,虽然尺寸有些大,但并?#29615;?#30861;它灵活 “行驶”。这辆轮椅是傅羽霄的“好朋?#36873;保?#26377;了它,傅羽霄就像他的微信名“幻影天峰”一样自由驰骋。“它就像我的脚一样,可?#28304;?#25105;去任何地方。” 傅羽霄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厅电视墙的柜子上,陈列着一本本烫着金字的荣誉证书,旁边的一个水晶奖杯——江西省“新时代好少年”引人注目,这个奖杯由江西省文明办颁发。一个多月前,傅羽霄在父亲傅巍和母亲徐冬梅的陪伴下来到南昌,在南昌最大的演播大厅里,妈妈徐冬梅推着轮椅上的傅羽霄上台领奖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徐冬梅和傅羽霄站在了万人注目的舞台中央,这场名为“2018年度江西省‘新时代好少年’先进事迹发?#23478;?#24335;?#32972;中?#20102;近3个小?#20445;?#36229;过12万名网友同?#28966;?#30475;直播。上台领奖的时候,聚光灯下的徐冬梅有些百感交集,十二年了,曾经让她手足无措的儿子如今成为了她的?#26223;痢?/p>

                十二年,有很多细节,如树木的年轮般清晰可见。

                傅羽霄今年12岁,体重不到40斤,由于出生时大脑缺血缺氧,手脚瘦弱无力的状况便一直伴随着他:手脚比同龄小朋?#36873;?#23567;一号?#20445;?#20351;不上力气,手掌习惯性紧握,像被绳?#24433;?#30528;,身旁无人照应?#20445;?#26080;法自己站立,也无法自己走动。家中大厅的阳台上,有一台站立架,每天晚上,傅羽霄腿上绑着一双硬邦邦的塑料过膝靴,以支撑腿部训练站立能力。之后,徐冬梅和傅巍带着他就着不锈钢架子一步一步地挪动训练走路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几乎从傅羽霄出生开?#36857;?#32930;体训练便和他密不可分。除了家庭的必备康复训练,每天下午四点,徐冬梅会准时带他到新余市人民医院住院部的17楼康?#21019;?#21381;进行日常训练。日常训练?#27835;?#20013;?#26723;?#27835;疗、运动治疗,还有机器人治疗——上肢机器人通过“偷菜”游戏训练手的力?#32676;?#28789;活度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做操太苦了。”徐冬梅?#26723;潰?#28982;而,傅羽霄从不喊?#30784;?#30001;于肢体的肌张力太高,手脚?#29615;?#26494;弛,有时候傅羽霄的腿抬不上来,徐冬梅就用自己的腿压着,强迫着把儿子的内收肌打开,傅羽霄常常痛得一边流眼泪,一边手脚不住地颤抖。每次撑不下去的时候,徐冬梅就带着傅羽霄唱十个小小印第安人的英文歌?#26408;ⅲ骸皁ne little two little three little Indian……”唱到第十个印第安人,一组动作正好做完,再接着唱歌开始下一组训练,这是母子之间长久的默契。

                十二年,有很多坚强,化成?#23435;?#26580;生出的茧。

                苔花如米小,也学?#26723;?#24320;。每书写一笔一划?#23478;缺?#20154;付出数倍的艰辛,但傅羽霄肯花时间下苦功,加上头脑灵活反应快,诗?#30465;?#27468;曲,听一?#22870;?#23601;能脱口而出,学习成绩一直在班上名?#26143;?#33541;。同学遇到难题?#20445;?#20182;一笔一划地跟同学讲解;碰到同学身患重病,他总是班上最早一个送去问候和捐款的学生;他一直坚持画画,长大后想当一名画家。

                徐冬梅是新余市人民医院一名副主?#25105;?#24072;,当初在内科工作的她主动要求到冷门的疼痛康复科,还自学考上了康复专业方向的在?#25226;?#31350;生,拿到了硕士学位。儿?#26377;?#21160;不便,除了每隔一段时间天南地北四处求医,作为整个家庭的支柱,夫妻俩还要面对生活中无处不在的隐形压力。推着傅羽霄出去玩,常常很多人围上来问个不停,有时候被人过度关注让徐冬梅有些难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别总低着头,这不是你的错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朋友的一番话让徐冬梅放下?#35829;?#29702;上的重压。同样,傅羽霄的自信和?#27490;?#19981;断感染着徐冬梅和傅巍。

                十二年,有很多温暖,是艰难生活缝隙中透出的亮光。

                六岁前,不断奔走在?#23614;?#30340;?#23616;校?#20845;岁后,六年如一日的训练……这些,经过傅羽霄脑中“过筛”后,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。

                徐冬梅记得,十二年前,新余还没有高铁,凌晨两三点起来抱着儿子?#20808;?#24191;州的火车?#20445;?#24120;常打不到车,风吹着耳朵?#36710;?#29983;疼。回忆起这些片段,傅羽霄却说:“?#32654;洌?#22909;兴奋!一路上畅通无阻,没有一辆别的车,好像整条?#33539;?#26159;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徐冬梅记得,十二年间,带着儿子四处求医走遍了中国大半的一、二线城市,在南海妇幼保健院针灸治疗?#20445;?#26395;着儿子背上扎满的针,她咬着牙安慰孩子,自己却忍不住流泪。这些年的奔波,傅羽霄却?#24739;?#24471;“旅?#24013;?#30340;快乐:“我去过?#26412;?#19978;海、广州、南京,我‘爬’过长城,还登过滕王阁。”傅羽霄会告诉别的小朋友,?#26412;?#30340;小吃没有长沙的好吃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在徐冬梅眼中,傅羽霄有些人小鬼大,会发微信红包祝妈妈生日快乐。有时候他会冒出一句:“我是个怕寂寞的人。”有时候,他会说:“妈妈,这些年,你?#37327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然而有一段开玩笑的对话,每每想起,都让徐冬梅百感交集。

                徐冬梅:“员?#20445;?#20613;羽霄小名),听说,人来世上有四种情况,有的是来报恩的,有的是来报仇的,有的是来还债的,有的是来讨债的,员?#20445;?#20320;是来讨债的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傅羽霄:“妈妈,我是来报恩的!?#20445;?font color="#333333">文/图 本报记者 陈玉霞)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王喜香返回顶部